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电影  »  剧情片 » 弗兰兹
广告位

2015年 弗兰兹 [高清]

弗兰兹

◎别  名:
◎片  名:弗兰兹
◎年  代:2015
◎国  家:法国 德国
◎类  别:剧情片
◎语  言:
◎屏  幕: 
◎制作成本: 
◎拍摄日期:2015年8月25日 - 2015年10月20日 
◎IMDB评分:
◎豆瓣评分:
◎片  长:
◎导  演:弗朗索瓦·欧容
◎主  演:皮埃尔·尼内,谢丽埃勒·克莱尔,葆拉·贝尔,约翰·冯·比罗,恩斯特·施托兹
◎简  介:
不同于以往大玩乱伦、同性、变性、援交等现代禁忌元素,这次欧容的《弗兰兹》以一战后的法国为背景。战争、人性听上去都比之前“正能量”的多,但《登堂入室》的配乐却依然暴露出“本性”。



◎幕后制作: 
◎精彩影评:

标题:差点误以为这是部gay片

作者:seamouse

  (原载威尼斯电影节期间的腾讯娱乐报道) 弗朗索瓦.欧容新片《弗兰茨》,是一个由连串善意谎言编制而成的百年前浪漫故事。戏中人物通过不断的说话和圆谎,试图寻求谅解、完成救赎,甚至不自觉的让敌对国家和民族实现和睦共处。 “我是你们儿子在巴黎最要好的朋友,我们一起逛卢浮宫,他非常喜欢马奈,尤其是一副白衣人卧倒在床上的画作。”一战刚刚结束,法国人阿德里安来到德国小镇,勉强化解了当地老人的民族敌意后,编造着他们那位战死沙场的儿子弗兰茨的巴黎往事。 在欧容以黑白现实和彩色谎言构造的影像世界里,阿德里安和弗兰茨一起来到卢浮宫,直奔主题的走向马奈画作。主观镜头先是指向画家最有名的大幅作品《草地午餐》,继而下摇,定格于《自杀》的特写。这是爱德华.马奈于1877到1881年之间创作的少见印象派作品。一个似乎才刚刚完结自己生命的男人,仍然手中持枪,半躺在床,画面中还有少量的几件家具。马奈直接略过这一场自杀正在发生的场景,直接跳转到事情发生后的无叙事内容画面,也无说教之意。说它少见,是因为在历史画类别中,死亡与自杀通常与牺牲、理想主义或英雄主义相关联。 突然来访的法国人,为什么要在谎言故事中加入这幅画作呢?欧容抛出一个谜面。 “沉迷于真相和透明度的那段时间,我非常想拍摄一部关于谎言的作品。作为候麦的学生和粉丝,我发现在电影形成自身叙事时,谎言总被漂亮的折叠起来。有一位朋友告诉我Maurice Rostand有一部关于谎言的话剧,故事发生在一战后,我就开始深入研究,却悲哀发现这个剧早在1931年就被刘别谦改编成电影,《我杀的那位》(Broken Lullaby)。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,别挑战自己了,我怎么可能超越刘别谦?”在欧容谦虚的表达创作初衷时,他也意识到刘别谦的作品完全跟随了戏剧,采用了年轻法国人阿德里安的视角,《我杀的那位》,也意指一开始就知道一切秘密。“而我决定采用德国女人、那个牺牲战士的未婚妻安娜的视角,这就和观众一样,一开始并不知道法国人为何要出现于德国小镇,为何要在安娜未婚夫墓碑前啜泣”。 阿德里安的德国旅程,像是一趟自找苦吃的冒险。战争虽然结束,失去了大量年轻人的父母们,肯定对不久前还是敌人的法国人充满恨意。他以俊朗的外表、礼貌的举止和动情的讲述,让弗兰茨未婚妻及父母抛下对国恨家仇的芥蒂。不过,要背负着敌国身份,获得更广层面的小镇居民谅解,就不容易了,甚至会让将其请为座上宾的弗兰茨老爸成为某种意义上的“叛徒”。在酒馆中,老头子面对疏远开自己的老友们,激昂陈词:“是谁把孩子们送上战场的?不就是我们,他们的父亲们。当我们获得胜利,打死法国人的孩子时,我们在这里喝啤酒庆祝;当法国人获胜,打死我们的孩子时,他们在那边喝葡萄酒庆祝。我们都在愚蠢的庆祝孩子们的死亡。” 有着这么一段漂亮的“演讲”,还有什么仇什么恨不该放下吗?那场该死的战争过去了,生活理应重新美好起来,欧洲理应重新漂亮起来。它应该有诗歌,“我和弗兰茨在书店认识的,他正在找魏尔伦的诗集,而我在读着里尔克”,安娜回忆着爱情的开始,无论是法国象征派还是德国浪漫主义,都滋养起世纪之交的一批拥有美丽心灵的年轻人;它应该有音乐,自称为巴黎管弦乐团小提琴手的阿德里安,抄起弗兰茨的小提琴,在安娜家里拉起柴可夫斯基名曲《如歌的行板》;它还应该有美术,有马奈惬意的《草地野餐》和晦涩的《自杀》。 阿德里安关于巴黎友谊的美好谎言就快撑不住了,照着导演欧容擅长的同性题材以及卖腐年代的过度想象,观众或许会认为法国人将揭示出一段禁忌之恋。情节却朝着与《自杀》画作相关的隐喻走去。阿德里安根本不认识弗朗茨,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面,是在紧张到能将空气引爆的战壕里…… 被告知真相的安娜,清楚这样的反转是不可能获得谅解的。于是她担任起一个连接两面的说谎者,对失望回到法国的阿德里安,谎言是“弗朗茨父母不会原谅你,你可以把信写给我,我读给他们听”;对德国小镇的老两口,谎言成了“阿德里安的妈妈重病了,他必须回去,乐团巡演任务也来了,他非常想念你们,一有时间一定回来看望”。 活在甜蜜谎言里的弗朗茨父母。当然不愿安娜就此守寡,甚至鼓励她去巴黎,找到失联的阿德里安,并与儿子的“这位好朋友”相爱结婚。从这里开始,除去寄回德国的信件,欧容镜头里的安娜时间,再不需要彩色的谎言。精雕细琢的古典黑白框架里,安娜出发了,到巴黎管弦乐团听着柯萨科夫的《一千零一夜》,去卢浮宫细品马奈的《自杀》,然后等待着甜蜜谎言背后的阿德里安……
  • 感谢作者把里面的音乐写出来了!刚刚看完回家,脑子里想的都是音乐
  •  
    ◎幕后揭秘: 
    ◎剧照截图:
  • 剧照
  • 剧照
  • 剧照
  •  

    在线播放列表

    资源下载

    以下可能是你感兴趣的:

    广告位